“全社会参与”如何形成合力(体育大看台)——把脉三大球·社会篇

从某种意义上说,三大球改革的要义,在于回应大众期待,将发展的根基真正扎进社会,激活发展的绵长后劲。从更深层次看,三大球改革也是推进体育领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道必答题。

1996年开始,上海市普陀区在女足项目上尝试体教结合“一条龙”的做法,教育部门和体育部门将合作从小学贯穿到大学。上海市体育局青少年训练管理中心副主任周战伟说,“球员未来要么进专业队,要么考大学,99%都有出路。20年做下来,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定的模式。”2017年全运会,上海队包揽青年组足球4枚金牌,队伍就是以普陀区学生为班底组建的。

伴随着深化改革的步伐,三大球的发展也到了转换动能的阶段,需要通过社会组织和市场化机制引导全社会力量多元发展、协同发展。站在新的起点,三大球当革故鼎新,不负人们的期待。

北京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张庆认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体育在综合素质中扮演基础角色。如果只在国家队比赛的时候才去关注、考虑发展,那么对三大球的认识就有局限性。”

随着校园足球的推进,学校将社会足球培训机构引进校园,成为足球教学的有力补充。上海幸运星俱乐部凭借专业的培训水准,被评为上海市青少年足球精英培训基地,以政府购买的形式与闵行区学校开展合作。

体教融合需要社会机构搭桥

不少台协会长在大陆担任各级政协的特邀委员,在开会时可以列席旁听;很多台商在大陆也会参加各级政府主办的会议,享受大陆给予的优惠政策;有些在大陆求学的台湾学生成功申请奖学金或国家重点科研项目。凡此种种,是否“违法”,是否会成为蔡英文当局扣帽子的由头?李政宏忧心地说,当然有可能!(中国台湾网 何建峰)

人才培养需要各方共同参与

国家体育总局青少司副司长卿尚霖认为,新形势下,学校体育、传统体校和社会培训机构是三大球可持续发展的“三大支柱”。“社会培训机构在学校和体校之间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三者相互协调、相互融合,从单一行政手段逐渐转向全社会共同参与,这样体教融合的新生态,会提供更好的体育服务和青少年体育发展机制。”卿尚霖说。

至于是否担心自己成为“被渗透”的对象或是“渗透来源”?章启正表示:“我不担心。我们来大陆就是经商,做好生意,尊重本地法律”。

深圳翠园中学近年来在培养足球后备人才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同深圳佳兆业足球俱乐部合作培养青少年球员。在翠园教育集团总校长韩冬青看来,“立德树人”是校园足球的宗旨,教育理念是贯穿其中的主线,将全面发展作为青少年成长的标准,足球和体育的价值寓于其中,自然更受欢迎。

源自社会,属于社会,三大球是高度社会化的运动项目。发展三大球,有着远比赛场胜负更宽广而多元的价值。《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提到,让更多青少年热爱足球、享受足球,使参与足球运动成为体验、适应社会规则和道德规范的有效途径。

体育和教育部门开展合作,顶层设计是关键。从1999年的《关于上海市“教体结合”工作若干意见的通知》,再到《上海市体教结合促进计划(2016—2020年)》,一系列举措不仅明确了体、教部门的各自任务,更让“多元共治”的体育发展理念成为社会共识。“体教两家应该互相信任,各自做擅长的事情,大家目标是一样的,都是在育人。”周战伟说。

项目文化需要加大力度构建

官方的语气很明显是在暗示着什么,看来游戏的早期剧情中还隐藏着什么等待玩家们的发现。而官方微博下方评论中的网友反映,PS4版游戏更新了一个奖杯,而这个奖杯内容与之前Steam版显现的新成就的内容也是一致的。看来这个彩蛋的神秘面纱已经近在眼前,就等大家在游戏中将它揭开啦。

经过历史沉淀,在广泛而深厚群众基础上形成的三大球文化,是促进项目发展的深层动力。从一个普通的豫东农家姑娘成长为如今家喻户晓的女排球员,朱婷深受广大球迷喜爱,人们从她和队友身上看到了不断传承的女排精神,这也是女排项目文化深入人心的反映。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三大球先后开启职业联赛改革之路。改革的动因既有体育部门独力难支的苦衷,也有希望汇聚社会力量共谋发展的期待,同时也是借鉴世界范围内三大球发展经验的探索。

此外,全国台企联会长李政宏表示,众多台商当然非常担心“反渗透法”。两岸在经济、文化、旅游等各个层面的交流都非常密切,“大家有没有考虑到陆籍配偶?两岸婚姻?台资企业和大陆国营企业的合作?这些关系里面充满很多无法解释的空间,而且行政裁量权掌握在台湾执政当局的机关手里”。

虽然三大球改革的步伐有快有慢,但有一点变化为各界所公认,那就是改革吸引了社会多方力量介入。从社会层面看,三大球职业化的构成主体已经多元。一方面,参与主体多元带来利益多元,发展中产生的新问题亟待规范引导;另一方面,以职业联赛和协会实体化为龙头,项目的整体发展模式正在“打破圈层”。从实践上看,近年来,一些地方体育部门尝试与学校、企业等开展合作,实际上夯实了三大球的社会基础和市场基础。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这个法最糟糕的地方,就是跳过检调程序,执政当局有丝毫怀疑你的地方,就可以请你去调查”,李政宏表示,“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检调机关原本是要证明民众无罪的,但是“反渗透法”却要求广大赴大陆交流的台湾民众及台商证明自己无罪。“用政治来解决法律的问题,是很糟糕的一件事。”

据报道,北京台协会长章启正受访时表示,“反渗透法”是很犀利的一部“法令”,外界无法透视该规定所涵盖到的所有内容,希望台湾民进党当局谨慎研究,不要让它对在大陆的台商从事经商或往来两岸时造成难处。

针对“反渗透法”即将在民进党当局主导下大概率于12月31日通过,有舆论解读,目的是不让台商返台参加台湾地区2020大选的投票。章启正提醒,这只会引起反效果,让台商更想回台湾投票,因为“反渗透法”完全是不合理的条文,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个台湾执政当局像蔡英文这样,令人怀疑是否要让台湾重返“戒严时代”?

这些年来,三大球为国人带来的感受五味杂陈。人们为女排登顶世界大赛而振奋,为国足难以实现突破而叹息;初春时分,中职篮总决赛成了很多人的期待,深秋时节,中超争冠悬念也从来不缺话题,近来,女排世俱杯也走进球迷的视野……

随着三大球改革的推进,企业、社会、学校……支撑三大球发展的主体走向多元。从发展模式看,三大球从专业运动队到职业俱乐部,从行政管理到协会实体化,改革向纵深推进,也在催生新的发展体系——协会与各类职业和业余俱乐部、职业联赛与青训、青训与校园、校园与项目文化等关系在不断被审视、梳理,彼此寻找合理的架构,探索互相支撑的交集。从某种意义上说,三大球改革的要义,在于回应大众期待,将发展的根基真正扎进社会,激活发展的绵长后劲。从更深层次看,三大球改革也是推进体育领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道必答题。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生化危机2:重制版专区

深圳新世纪篮球俱乐部负责人刘宏疆认为,将三大球后备人才的培养落到实处,需要进一步整合资源,一方面要重视校园的普及,另一方面要重构并夯实面向高水平球员的青训体系,这就需要社会层面形成合力。